移动版

主页 > K彩简介 >

《金钱的游戏》连载10:牛不回头

马超士卒蓄锐日久,到此耀武扬威,势不可当。 

——明·罗贯中《三国演义》


第10章

牛不回头


2013年3月29日,002456欧菲光涨停收盘,价格为75.36元。坤叔单股浮盈67亿元,韩子飞操作的公司账户和个人账户该股共浮盈7100万元。


第二天,韩子飞将002456欧菲光减仓一半,其他股票也适当平仓和减仓,空出来的大部分资金准备买2月7日以4.95元已经买入2000万元的300104乐视网。到了4月17日,300104乐视网符合二次买入的技术形态时,他再次买入4000万元左右,这次买入的平均成本为6.67元。总的平均持仓成本为6.10元。


坤叔在2012年11月开始就逐步买入300104乐视网,2013年4月开始大约用了1个月的时间逐步把002456欧菲光全部平仓,其他股票也有调仓,然后持续买入乐视网,到4月底共持有50亿元左右市值,平均持仓价位5.58元,已经浮盈17亿元左右。而300027华谊兄弟早在2012年6月就在“高人张”的提议下买入10亿元,6—8月上涨时没有出货,9—12月初下跌时反而加仓10亿元,2013年3—4月又加仓10亿元,到4月底持仓市值超41亿元,平均持仓价3.76元,浮盈超11亿元。


五一假期最后一天,坤叔找韩子飞商谈。


“子飞,你对后续的股市大盘怎么看?”


“股市现在其实已经是结构性牛市了,只不过大盘还没有起来而已。”韩子飞先给股市一个定性,“我还是比较看好整体股市,预计1~2年内,会启动一轮或大或小的整体性牛市。”


“那你对券商怎么看?”


“现在开始逐步布局券商股也是不错的选择,到时牛市来了,券商股也将是领涨板块。”


“是啊,券商股可能会有好的表现。”坤叔顿了顿,“我想买一个券商,你觉得如何?”


韩子飞一惊,心里直呼:坤叔厉害。


“现在收购券商,那可真是好时机啊!”韩子飞有点激动,“上一轮牛市2007年结束后,整体股市没有像样地走牛过,券商的日子不好过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,现在正是券商股价值被低估的时候。”


“哈哈,看来子飞也是‘明白人’。”坤叔这次收购期货公司刚好需要一个助手,“我刚好要和一家总部在无锡的券商谈收购的事,你也一起参与吧!”


“非常乐意!”


总部位于无锡的HY证券,在全国的券商排名中算是很靠后的,经营相对困难,正需要有所改变。


HY证券的上海分公司有点像它的第二总部,券商的某些部门就直接设在上海,其总裁也常在上海办公。


2013年6月26日,坤叔通过朋友约好HY证券总裁余总在上海见面。


在浦东东方路的一栋大厦中,HY证券租用两层,这个地段在几年前还不算繁华,可世博会之后浦东的建设和发展明显加快,这里的房价节节攀升,也算是浦东的好地段了。


前台引坤叔和韩子飞到余总办公室,沙发上方挂了一幅“难得糊涂”的字,四十五六岁的余总是常州人,在上海多年,已说的一口流利的上海话。“侬倒两杯zuo(茶)来。”余总对前台说。


“久仰坤总、韩总,今天一见,蓬荜生辉。”


“余总客气了。您这一幅‘难得糊涂’字体倒是很有趣。”坤叔接过前台递过来的茶水,“谢谢。”


“哦,这种字体是比较有趣,不是常规写法,是我一个香港的朋友送的,写得比较轻松活泼,哈哈!”


“做金融的人,有颗‘难得糊涂’的心,也是好的。”韩子飞若有所思,对余总说。


“我和坤总这次过来,是想谈谈和贵公司股权合作的事。”十几分钟后,韩子飞见气氛已比较融洽,就开始谈正事。


“坤总的实力,金融圈的人都知道,百亿级资金运作,依然游刃有余,令人佩服。若是能成为我们公司股东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余总心想,若是坤总入主HY证券,对自己这个打工的总裁来说,无非就是换一个老板,而有了坤总的招牌和支持,业务会比现在好做很多。


“按照HY证券现在的净资产、市盈率和客户资产规模,现在外部估值20亿上下。”韩子飞来之前做了一些功课。


“20亿以上。”余总紧接了一句。


“现在市场还处在总体熊市之中,成交低迷,券商收入不佳,6月以来市场又一次大跌,最大跌幅有20%,在这样的环境中哪家券商能够坚持住,并且在某个点上有所突破,就能更好生存。”韩子飞说,“余总,HY证券有没有可能把股权全部转让出来?”


“这个……嗯,我们的大股东是大型国企,估计一次性全部转让股份的概率比较小。”余总一方面认为大股东不太可能全部出让股份,另一方面若是被坤总100%控股,自己这个总裁有没有的做就不好说了。


“股权比例方面,我们只要控股就行,越多越好。”坤叔大约明白余总的心思,补充说,“股权变更后,余总还是总裁,并且聘用合同至少签五年。”


还是坤总大气,余总心想。


坤叔稍微盘算一下,说:“我有三个方案,第一个是出资22亿购买100%的股份,第二个是15亿购买70%的股份,第三个是10亿购买51%的股份。”


“是坤总一人出资吗?”


“可以是我一人出资,也可以两三个人或公司出资,看贵公司的需要。”


“股东越少越好。便于后续洽谈。”余总似乎已经站在坤叔这边,“另外,第一个100%控股的方案不用提交了,后面两个方案通过的概率会比较高。坤总入主后,公司一定会有起色,原股东那边除了这次出让股份拿到一些现金后,还能留下一部分股份享受公司的成长。这样更好。”


“好的,那就按余总的说法提交方案。”坤叔心领神会。


“哦,对了,15亿70%股份和10亿51%股份,我估计大股东那边还会有讨价还价的动作。”


“这个可以理解,也可以适当浮动。”坤叔说,“我们回去就准备方案,做好之后先发给余总看,再提交到贵公司董事会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“股权成功转让之后,我还会拿出成交金额的1%,作为余总、子飞等相关人员的辛苦费。”


6月30日,韩子飞已经准备好两份“股权合作方案”,每份10页纸左右。坤叔稍微看了看,觉得子飞不愧是自己的左膀右臂。坤叔的律师看过,稍微修改几个地方的措辞后,韩子飞就把方案发给余总。


余总惊叹坤叔和韩子飞的工作效率和品质:这样的方案要是让公司的人做,一个月也出不来,所以人家能赚大钱也是有原因的啊!


余总向公司陈董事长详细汇报了情况,并约好双方在7月16日在无锡总部会见。


陈董事长快60岁了,难掩岁月痕迹,不过也算沉稳坚毅。他的办公室面积虽大,但装饰简朴,室内物件各归其位,整齐有致。


“董事长已经看了坤总提交的股权合作方案,有较好的合作意向。”余总尽量双边拉近,“而坤总这边若能入股我们公司,在资金和资源上会大量导入,公司资金管理水平也能大幅提高,HY证券的发展一定能上一个大的台阶。”


“HY证券虽然排名靠后,但它底子薄,注册资本金少,陈董事长把公司经营得比较好,这些年每年都是盈利的,而其他同一梯队的公司不少已经连亏三年了。”韩子飞说,“这次坤总若能入股HY证券,公司的经营基础会更好一些,各种限制也会比国有控股少很多,陈董事长和余总发挥的空间也会变大。”

“见笑了!事实就是,这些年我经营得不好,不然也没必要转让股份。”陈董事长说话很直接,“说国有控股就发挥空间小也是不对的,现在发展最好的几家券商大多也是国有、央企。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。”


“陈董,上次提交的两个方案,您比较认同哪一个?”坤叔进一步切入主题。


“这两个方案其实本质是差不多的。”陈董事长一针见血,“我个人对股份转让形式和比例都没有意见,只不过20亿左右的估值有点低了。”


“您觉得多少估值比较合理。”坤叔觉得25亿元也能接受。


“至少30亿!”


这个数字,连余总都有点吃惊。


“HY证券的底子还是很好的,这些年利润不高的主要原因是市场不好。”陈董事长补充说,“当然我们经营团队也没有做好。如果价格太低,别人会说我没有把好关,贱卖国有资产。”


余总有些汗颜。而坤叔反而对陈董事长尊重起来,在商言商,买卖双方都可以出价,这个老陈还是很称职的。


“价格在20亿和30亿之间,我看都是合理的。”坤叔圆场,“陈董,您看这样会不会好一些?17亿70%股份,12亿51%股份。”


“这个价格可以考虑,但还是低了一点。”陈董事长早就听闻过坤叔,今天也算是见识了他的财力和魄力。


“那就18亿70%股份,13亿51%股份,这样估值就在26亿左右了。”坤叔迅速做出反馈,“另外,您在公司以后还是联席董事长。”


“我是国家的人,做不做董事长无所谓,反正也快要退了。”陈董事长颇有老一代国家干部的风范,“我站好最后一班岗就好,至于请谁做董事长,那是股权转让后董事会的事情,继续请我,我就再为HY证券工作几年,请别人,那我就退休或者听从政府的另行安排。18亿70%股份,13亿51%股份,还可以,你们重新做一下方案,我提交给大股东、董事会还有省国资委。在方案中,把国有股份后续可能的收益这个板块多体现一些,另外,你们说的HY证券三到五年的上市计划也可以再进一步补充一下。而坤总的个人经历介绍这部分,或许可以稍微减少一些,个人再强也是要为国家服务,个人取得的成绩再大也是国家创造的市场给的。”


“明白,感谢陈董事长的建议。”


7月20日,新的方案提交给余总,7月22日提交给陈董事长,陈董事长亲自修改三处地方,7月24日提交给大股东。


8月3日,陈董事长召集董事会讨论两个方案。大股东意见不大,二股东提出价格能否再提高5%~10%。


8月7日,余总专程到杭州和坤叔、韩子飞商谈。


8月13日,重新提交18.5亿元70%股份,13.5亿元51%股份的两个方案,并且加入了新的条款:7个常任董事中,原股东至少占3个,并且该比例5年不变。


8月22日,陈董事长亲自回复,董事会已经初步通过,方案已经提交省国资委,等待批复。


9月15日,省国资委口头回复,可以按照18.5亿元出让70%股份的方案执行,但附加两个条款:①若受让方后续升值出让全部或部分股份,须连带原股东剩下的股份同价格出让;②原股东对进一步稀释股权的方案拥有一票否决权。


坤叔表示同意。


9月27日,韩子飞把股权转让协议和附件都准备妥当,坤叔和律师审核通过,提交到HY证券。


10月15日,HY证券的律师提出3条简单的修改意见。


10月20日,董事会认同协议内容。


10月23日,协议提交到省国资委等待最终审核。


11月12日,HY证券又提出两个条件:①新的董事会三年内不可主动调任和辞退营业部总经理以上所有高管(包含营业部总经理、分公司总经理和副总经理、总部总裁和副总裁等);②三年内所有在职员工的基本工资只能上升,不能下降。


坤叔表示同意。


12月初,余总通知韩子飞,差不多定了,元旦后1月之内应该可以签合同,3月前后应该能完成股权变更。


2014年1月15日收盘后,韩子飞看到坤叔借用他名字的股指期货账户已经平掉所有空单,并且在慢慢建立多头头寸。坤叔做空股指期货以来,3亿元本金总共盈利20亿元左右。


16:31,一个显示为宁波地区的手机号来电。


“你好。”


“韩总,你好,我是许飞。”


研究员:刘健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