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K彩简介 >

变形游戏:通过游戏关心孩子,蜕下“问题孩子

  解放日报6月4日报道,逾两千万美元,这是去年在美国举办的第六届DOTA2国际邀请赛总决赛的奖金。中国玩家赢得冠军。

  这场比赛,当时让玩了整整10年游戏的刘天,梦想着从四川大学金融学系毕业后,成为一名电竞教练。然而,即便电竞圈已在狂欢庆祝,包括他父母在内的不少家长,也怨声四起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认为孩子沉迷于游戏,是“变坏”的罪魁祸首。

  电竞爱好者面对的不解与疑虑,一直存在。电竞行业的发展势头,比2016年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主题曲《燃》更加火热。短短几年内,我国电竞玩家及消费群体人数已逾1.7亿。今年11月,S7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将在国家体育馆鸟巢举行。电竞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,被教育部定为2017年开始的高职院校新增教学专业。

  电竞培训学校应运而生,电竞教练也随之成为一门新兴职业。但被游戏玩家视为天堂的培训学校,在一些家长眼里成了面目可憎的“引诱者”,所谓的“教练”,大多也是“出身草莽”“不务正业”,从“问题孩子”变化而来的。

  如今已成为电竞教练的刘天,有几分理解家长的怨声。他认为时下“面临的最重大课题”,“是帮助那些天赋不高却盲目自信的孩子,不再继续走岔”。跟体育项目一样,电竞参赛者从接触游戏到最后为荣誉而战,其中的每一步都很艰难。每年被电竞学院“录取”留下进行参赛培训的几率,比考清华、北大还要低。

  对这些为数不多的教练而言,及时规劝那些不适合职业电竞的青少年重新选择,反而比传授电竞技能更加重要。

  一群“问题孩子”,正在同样曾是“问题孩子”的教练们的引领下,完成“变形”。